春浓花娇芙蓉帐|第60节

推荐阅读:、邪神旌旗我要我们在一起(雨久花)农家仙田我的明星老师异世剑神尸妻憨熊与狐狸唐家有女初修仙三国之皇图霸业三国之凉人崛起明星医师三国之席卷天下II不死炎神宠你在心尖上神作妖日常南风知我意余生太久爱你会痛绝对传说(和美女姐姐在一起的日子)湛二姑娘的幸福生活上身影后
  皇太孙作为嫡子, 被人抬着走在送葬的队伍前,严之涣虽为庶子,却是亲王之尊,自也有资格与皇太孙一并打头, 严之涣随意的看了一眼被人抬在一顶露天辇轿上,被风吹的瑟瑟发抖的皇太孙,嘴角勾了下, 他的目光不加掩饰, 皇太孙自是有所察觉, 在目光相对的瞬间,那张俊美的容颜变得异常扭曲,下一瞬便伸手摸向身侧,却在瞬间被护在他左右的侍卫按住了手,顺势解下他腰间的匕首。

  皇太孙脸色立时一变,怒视严之涣, 满脸阴森的说道:“你想干什么。”

  太子妃葬礼唯有严之涣一人经手,送葬的队伍自然全部都是他的人, 他又何惧皇太孙, 当即便冷笑一声:“二弟还是安分一些的好, 免得让太子妃走也走得不安心。”

  皇太孙在傻也看出其中蹊跷,怒目切齿的望着严之涣,牙齿咬的“吱吱”作响,厉声道:“放肆。”

  严之涣几乎要仰天长笑, 他走到皇太孙身边,低声讥笑;“如今你不过是一条丧家之犬,也敢在我面前乱吼。”说罢,打了一个手势,皇太孙身侧的人一个手刀便将人劈晕过去,随即口中惊呼道:“皇太孙悲痛过度,已晕厥过去。”

  “还不把皇太孙抬下去。”严之涣喝声斥道,神色冷酷,藏在袖中的手已不自觉攥紧,多年的夙愿终在这一日实现,马上王氏母子便可团聚,严之涣可以想象到他们母子在地下相见时是怎样一幅情景。

  太子妃的灵柩被送进了墓穴,葬于皇太子灵柩之侧,随着石门缓缓而落,严之涣眯起了眼睛抬头看着头顶的天空,天空一片灰白之色,阴沉的似乎那沉甸甸的乌云随时都要坠落。

  “回。”严之涣右臂高扬,调转马头,额上的青筋跳动,鼓胀的他脑仁子一阵疼痛。

  程纲驭马来到严之涣身旁,低声道:“王爷,一切都已准备妥当,亥时指挥司尽数出动。”

  严之涣微微点头,沉声吩咐道:“让人把三品以上官员的府邸尽数围住,若有人要强行突围,格杀勿论。”严之涣不在意名声,更不会在意身后之名,历史是什么,正如他的娇娇所言,不过是白纸一张,胜者自可在上面任意挥毫,只要大权在握,又何惧人言。

  启圣二十四年十二月十七,严之涣发动明凤门政变,明德与安华两门先后由四千人马攻破,子时三刻另有五千人马如若在无人之境一般由明德门而入,丑时末,两万大军由幽州直攻京都。

  显昭帝得到消息的时候,便下令让沛国公率禁卫军迎敌,同时召永宁侯进宫,直至丑时一刻,永宁侯依旧未曾出现,与此同时,传来禁卫军左统领余玄礼叛变的消息,显昭帝瞳孔一紧,脸颊肌肉抽搐着,事到如今,他已明白永宁侯必是叛变了,可他想不通,当年被父皇打压的只能残喘的永宁侯府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施恩如此之重,更把幽州万军交付到他的手上,且立卫氏为后,又因何要背叛于他。

  显昭帝显然忘记了,他虽立卫氏为后,然后卫皇后并无子嗣,又如何能保永宁侯府下一代富贵安康,永宁侯手上的幽州兵马在下一任帝王登基后,便会成为一道催命符。

  “传朕旨意,让何怀瑞领立即率兵进宫,让杜晓围住兴庆宫,一只苍蝇都不许让它飞出。”显昭帝厉声喝道,一道又一道旨意发下去后,手捂住胸口,猛咳起来,嘶哑着嗓子道:“朕的丹药呢!秦四玖,给朕拿丹药来。”

  秦四玖已吓得手脚冰冷,正抖着身子,听见显昭帝的命令下,一边抖一边小跑到显昭帝身旁,拿着小玉瓶的手已不听使唤,显昭帝一手将玉瓶夺过,用牙拔掉木塞,不管瓶口里滚出了几颗丹药,一股脑的都送入了口中。

  “圣人,皇后已不在兴庆宫。”杜晓前来回话,声音都有些发抖。

  显昭帝脸色瞬间一变,何曾有当日镇嘉王逼宫时的从容不迫,当即厉声道:“让人找,把卫氏给朕找出来,再派人守住德宗大长公主府。”

  杜晓应了一声,又急步出了太极宫,在他看来,皇后娘娘自是不可能悄无声息的出了宫,必然是躲在宫中哪一处,她既如此行事,显然是早知晓锦川王作乱一事,只怕躲身之处非寻常人可以找到,杜晓万万料想不到,卫皇后藏身之所正是已被众人忽略的华清宫。

  “大郎他怎敢行如此谋逆之事。”显昭帝咬牙切齿的说道,声音中满是恨意,他何曾会想到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孙子会行谋反之事,在他眼中,君要臣死,臣自该引颈就戮。

  秦四玖低头不语,听着外面的厮杀声由远及近,身子抖的越发厉害,在听见沛国公的怒吼后,他双腿一软,瘫倒在地。

  显昭帝却无暇顾及他的失仪,双目紧紧的盯着大门出,在瞧见沛国公满身血迹狼狈不堪的跑进大殿后,他双目圆睁,只觉得心跳加速,手脚发麻,只能瞧见沛国公一脸惊急之色,嘴一张一合,却听不清他说了什么。

  沛国公情急之下,也顾不得许多,上前直接把显昭帝架了起来,便想带着他突出重围,可惜此时已晚,沛国公虽带人护驾,却难敌严之涣的人马,此时严之涣已手拎一把长刀杀了进来,那刀锋泛着森冷的光,上面的血迹随着他一步步逼近滴落满地。

  一夜的杀戮,已令严之涣红了他眼睛,整个人如同鬼魅一般,似要吞噬着大殿内的所有人。

  “锦川王,你大胆。”沛国公把显昭帝护在身后,高声呵斥。

  严之涣淡淡一笑,伸出舌尖把溅到唇边的血迹舔去,随后道:“岳父大人何不束手就擒,您是娇娇生父,本王自不会伤你性命。”

  显昭帝浑浊的眼珠子一转,紧紧的抓着沛国公的肩膀,用淬了毒的阴狠的目光盯着严之涣,厉声叫骂。

  严之涣对显昭帝的叫骂声不以为意,只把长刀立在身前,用袖子擦去刀身上的血迹,随后露出一个阴寒的笑意:“您放心,孙儿会让您干干净净的上路。”说罢,挥刀而去。

  显昭帝下意识的推了沛国公一把,让他挡住迎面而来的刀锋,沛国公一惊,不可置信的回头看向显昭帝,在他愣神的功夫,严之涣已手起刀落,利落的斩下显昭帝的人头,人头滚落在地,溅了严之涣一身的血,他无谓的上前把显昭帝的人头放到尸身旁边,随即大喝一声:“宁川王谋逆伏诛,圣人已归天。”

  他话音落地,殿外便立时响起震天的喊声:“宁川王谋逆伏诛,圣人已归天。”而宁川王的尸首则被高挂宫墙之上。

  “扶岳父大人下去歇息。”严之涣淡声吩咐道。

  沛国公几乎暴怒的甩开了钳制住他双臂的两个侍卫,却在下一瞬,弯了脊背,苦笑连连,圣人已崩了,他在反抗又有何用,倒不如乖乖束手就擒,严之涣还能看在太华的情分上饶裴家上下一命。

  显昭帝归天的消息随着震天的喊声响彻京都,卫皇后在华清宫内听见喊声,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她从容的整理的衣襟,把手搭在魏保的手腕上,回头看了一眼双目圆睁,已没了声息的裴太后一眼,闭了闭眼睛,冷声道:“太后薨逝,华清宫上下尽数陪葬。”

  魏保应了一声,用惊惧的目光窥了卫皇后一眼,到现在都不敢相信,皇后娘娘会亲手了结裴太后的性命,他一闭眼,便想起裴太后临死前挣扎的样子,那双怒睁的眼睛里满是怨毒之色,让人不敢直视。

  “派人去请大长公主进宫。”卫皇后握着魏保的手腕,指甲已掐进他的肉里。

  魏保忍着疼,把太后已薨逝的消息传了出去,随即小心翼翼的与姜嬷嬷扶着卫皇后走出了华清宫。

  永宁侯四子卫子善在喜讯接连传来的时候,几乎要瘫倒在地,他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寒风打透他已被鲜血浸湿的衣衫,冷的他直打哆嗦,他几乎维持不住站姿,手用力的握住身边侍卫的手臂,声音中带着颤音:“请德宗大长公主,快,皇后娘娘请德宗大长公主进宫。”说完这话,卫子善脚下终是一软,单膝跪在了地上。

  德宗大长公主身上穿着耀眼的华服,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神色冷硬,目光扫向卫子善的一眼充满了凌厉之色。

  “你很好。”德宗大长公主淡淡的开了口,卫子善的以命相护她全然看在了眼中。

  卫子善仰头望着德宗大长公主,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他死咬着牙关,极力控制浑身的颤抖。

  “去幽州接太华母子回京吧!”

  德宗大长公主淡声说道,眼里有了神采,眼角眉梢都透着一股神采飞扬,狂风吹得她裙角飞扬,她却从容的迎风而行,这一刻,哪怕是狂风骤雨亦难抵她满身威势。

第117章

  裴蓁曾说过, 再次踏上京都这片土地的时候, 她要让明凤门为她母子而开,这一天,终于到来。

  卫子善护着裴蓁一路进京,直到明凤门前右手扬起, 示意身后的队伍停下,之后拿出锦川王府令牌,沉声喝道:“锦川王妃在此, 速开明凤门。”

  裴蓁命人打开车门, 牵着宗哥儿从车厢走出, 她云鬓高绾,华彩珠翠晃人眼目,身披银狐大氅,脚下的轻纱裙摆如云彩浮动,极尽曼妙之态,可却无人敢抬头目视, 一众人皆低头屏息,静待裴蓁踏入明凤门。

  裴蓁瞧着高阶上含笑而立的严之涣, 红唇轻轻勾起, 低头与她身侧的宗哥儿道;“你父亲来接我们了。”

  宗哥儿抬手指着不远处迎风而立的严之涣, 大眼睛轻轻眨了眨,笑嘻嘻的道:“是父亲。”

  他话音刚落,严之涣似已经等不及一般,大步朝她走来, 到了身前一手抱起宗哥儿,一手牵住裴蓁的手,笑意在眼角蔓延开,他深深的望了一眼裴蓁,随后畅快的笑了起来。

  在这个天下权势聚集的地方,他娇妻爱子皆在身侧,还有什么能比现在更让他快活。

  启圣二十四年十二月二十,卫皇后拿出盖了大印的诏书,诏书上的字迹与显昭帝的字迹如出一辙,让人难以辨别真假,哪怕百官明知此诏书不大可能出自显昭帝之手,也无人敢提出异议,只能做聋作哑,当即下跪,口称万岁,并请严之涣择吉日登基。

  启圣二十五年一月初三,严之涣登基为帝,承袭国号启圣。

  二十五年一月初四,颁布第一道圣旨,册封裴氏为后,子朝宗立为太子。

  二十五年一月十五,卫太后不顾圣人与裴皇后劝阻执意迁宫,去往京郊别宫,过了三日回城与德宗大长公主比邻而居,当然,卫太后愿意住哪是她的事情,百官在非议也无用,总不能强行让她再住回别宫去,是以非议两日便闭上了嘴巴。

  严之涣的为帝之路才刚刚开始,他善用兵,却不曾习帝王之道,初登基便有一难题摆在眼前,沛国公于公是先帝忠臣,于私,是裴蓁生父,可对于严之涣这个新帝而言,沛国公作为先帝忠臣,更曾拼死护驾,更知他曾亲手斩下先帝头颅,这样的人他自不能留他性命,可作为皇后之父,他若发作了沛国公,显然是打了裴蓁的脸面,是以才让倍感为难。

  裴蓁知他为何烦心后,不由笑出声来,为他解了这难题:“父亲已年迈,也该颐养天年了,到时三哥袭爵,这爵位自是要递减为侯爵之位,圣人到时可加封父亲为承恩公。”

  作为皇后的娘家,沛国公府自是要所封赏,承恩公历来都是皇后娘家的封号,却不世袭,而裴三郎所袭侯爵之位等到下一代依然要递减,到那时候,除非裴三郎或其子嗣不世之功,才有可能让严之涣再次加封。

  朝堂之上,沛国公主动提及让爵与三子,严之涣当即加封他为一等承恩公,文武百官不约而同想到了卸磨杀驴一词,认为严之涣是拿沛国公来探路,百官认定裴蓁不会善罢甘休,却不想连续几日宫中都不曾传出任何消息,这被百官认为是风雨前的宁静。

  过了几日,宫里的圣人与裴皇后依旧鹣鲽情深,承恩公府传出惊人的消息,晋安郡主竟与承恩公和离,现已搬出了承恩公府,暂居在德宗大长公主府。

  众人几乎要惊掉眼珠子,简直是闻所未闻,皇后之母怎可是和离之身,她是这是想打圣人的脸还是想打裴皇后的脸?他们到底要不要参上一本?可参谁?承恩公早已不上朝,据说在家颐养天年,晋安郡主一个妇人,他们参之又有何用。

  严之涣初闻消息也是惊愕非常,问裴蓁道:“岳母和离了你可知?”

  这样的大事裴蓁自是知晓的,便道:“大惊小怪,你又不是不知母亲与父亲之间势同水火,她和离又有什么可奇怪的,难不成还非要做一对怨偶?还是……”裴蓁眼眸轻挑,斜睨着他:“你觉得母亲和离伤了你的颜面?”

  严之涣忙摇着头,讨好的笑道:“怎会,我不过吓了一跳,听说岳母暂居外祖母府上,这样多有不变,不若我赐一座府邸与岳母,你看如何?”严之涣为表明心迹,还打算为新宅子题字赐匾。

  裴蓁大惊失色,嘴角抽了下,委婉的说道:“此事我来便可,免得因这点小事又让言官在朝堂上谏言。”她实在不想说,就他那一笔字实在羞于见人。

  严之涣近日来也在刻苦练字,自觉字已颇能见人,见裴蓁这般嫌弃,不由露出委屈之色:“昨日你还说我的字已颇有长进。”

  裴蓁没好气的睨了他一眼,哼笑道;“比起当年的字是长进了不少,至少不像狗爬了。”

  严之涣颇有些得意的笑了一声,觉得有进步就是好的,他又想起当年他递往洛邑的信来,缠在裴蓁身边问道:“我当年写给你的信呢?可有留在身边?”

  裴蓁抿笑不语,避开严之涣期待的目光,有一点点心虚,严之涣不觉失望,只是他不是伤春悲秋的性子,下一瞬便兴致勃勃的道:“那我在给你写,这回可不许丢掉了,要一直攒着,等将来咱们都老了,拿出来瞧瞧岂不有趣。”严之涣在裴蓁从不以朕相称,一口一个我极是自然。

  他黑眸里注满了笑意,说的话又这样打动人心,裴蓁忍不住笑了起来,伸出藕臂揽住他的脖颈,娇声道:“那我可要给你回信?”话语中充满了打趣的意味。

  严之涣佯怒道:“敢不回你试试看。”

  “不回你待如何?”裴蓁歪着头瞧着他,眼底溢满了笑意。

  严之涣如饿狼扑食一般把裴蓁压在身下,牙齿磨了磨,在她白嫩的脖颈上啃了一口,吮出一抹暧昧的红痕后,笑道:“你若不回,我便让你起不来床。”说着,又低下了头,含住裴蓁鲜红欲滴的唇,轻轻挑弄。

  百官等了几日,也没等来严之涣对于晋安郡主和离一事发表任何不悦的看法,反倒是还赐下一座府邸,以供晋安郡主居住,那宅子正是他为亲王之时所居的锦川王府。

  这应是爱屋及乌,说不得就是晋安郡主再嫁,圣人都会乐呵呵的为其备下嫁妆,然在为岳母送嫁,百官无不这样做想,更有一些人认为自己明白了晋安郡主和离的原因,下朝后便纷纷用暧昧的目光瞧向了余玄礼,余玄礼已卸了禁卫军的差事,如今正任兵部侍郎一职,他有爵位在身,又他不曾娶妻生子,正室之位一直悬空,倒让不少人打起了他的主意,曾有一位老大人托人为女儿说亲,余玄礼却一脸感慨,露出一副追忆往事的神情,直言道自己心中已有人,此生若不能得她为妻,宁可终身不娶,他一席话传出,顿时受一众女娘追捧,把他捧为最佳夫婿人选,只恨自己晚生了几十年,不能成为他心目中的朱砂痣。

  这人是谁,小辈们不知,老一辈却有不少人心知肚明,只是晋安郡主那时承恩公之妻,有些话她们自是不会乱说,等晋安郡主和离后,京里便悄悄传起了一些流言蜚语,都说晋安郡主和离是为了成国公,两人当年如何情深意切,奈何造化弄人,一个被迫所嫁他人,一个却情深不悔,愿用一生等候,如今总算是苦尽甘来,有情人将终成眷属。

  这样的流言百官自也有所耳闻,都认为此言不需,是以一个个看向余玄礼的目光便带了几分揶揄之色,更有甚者当面恭贺于他,惹得他苦笑不已,他倒是日日都去晋安郡主府报道,想要大献殷勤,奈何人却连大门都走不进去,他想抱得美人归,却也不知要何年何月了。

  晋安郡主听到流言后大怒不已,她本就是个急躁的脾气,又认定这流言与余玄礼有关,想到他日日在她府外作出一副望妻石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出来,等他再来府里报道的时候,这回府门却是大开了,迎接余玄礼的却是一群拿了大棒子的下人,余玄礼虽武艺不凡,可却也不敢伤了晋安郡主府里的人,当下慌忙而逃,颇有几分狼狈之态。

  余玄礼如今在京里也是极有名气的,他被晋安郡主府里的人撵的抱头鼠窜,此事当天便传开,连德宗大长公主都有所耳闻,亲自登门问起此事,其意便是,你若尚对余玄礼有情,都这般年纪了也别继续别扭了,好人凑一起好好过日子便是了。

  晋安郡主惊愕非常,哪里想到连自己的母亲都误会了,什么叫她在闹别扭,她和姓余的又有什么别扭可闹的,当即羞恼成怒,拿了马鞭,打马直奔成国公府而去,又为京都上演了一出好戏,这次,却是连严之涣和裴蓁都被惊动了。

第118章

  晋安郡主年少时的风流自然没有人在裴蓁面前提及, 她当年不知道她的母亲还曾与成国公有过一段情, 不得不说,这下连她都疑心晋安郡主和离是因为成国公了。

  晋安郡主见裴蓁面有古怪的盯着她,不由恼了,嗔道:“做什么这样盯着我瞧。”

  裴蓁清咳一声, 她受了外祖母嘱托,要试探一下母亲的心意,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才好, 想了想, 便坐到晋安郡主身边, 亲昵的挽着她的胳膊,笑吟吟的道:“我是瞧母亲面色红润,似有喜事盈门。”

  “呸。”晋安郡主啐了一口,狐疑的望着裴蓁,问道:“你不是也听信了那些乱七八糟的话吧?我告诉你,我和你父亲和离和姓余的可没有一分钱关系, 我不过是懒得和他还挂那虚名罢了,我都这般年纪了, 总该为自己活一次吧!”

  裴蓁抿嘴直笑, 无辜的说道:“瞧您气的, 我也没有说什么呀!更没提成国公,您怎么说道他的身上了?”

  晋安郡主一时语误,没好气的说道:“那你说什么喜事盈门,没得胡言乱语。”

  裴蓁“咯咯”直笑, 用银签子扎了一个蜜瓜喂给晋安郡主吃,笑道:“这蜜瓜可甜了,还是成国公送进宫里来的,母亲吃着可好?若喜欢,一会让人带两个回去。”

  成国公改走曲线救国的路线,从裴蓁身上着手,希望她能为自己美言几句。

  晋安郡主这下子吃也不是,不是也不是,恨恨的把蜜瓜咽了下去,冷哼一声:“一点也不甜,有什么可吃的。”

  “母亲,您是觉得这蜜瓜不甜,还是因为是成国公送来的蜜瓜,故而才不甜?”裴蓁歪着头笑盈盈的问道。

  晋安郡主羞恼成怒,伸手在裴蓁腰间软肉上掐了一下,骂道:“别人胡言乱语也就罢了,怎么你也跟着兴起,有个和离的母亲还不够,怎么还想有个二嫁的母亲?”

  裴蓁不以为然的撇了下嘴,笑道:“我又何须在意别人说什么,普天之下谁能管得到我的头上来。”

  “给你美的,圣人还管不着你了?”晋安郡主冷笑一声,拿眼睨着裴蓁。

  裴蓁秀长的眉一挑,理所当然的说道:“他才舍不得管我呢!”说完,红唇一嘟:“您别转移话题,说您呢!怎么又绕道我的身上来了,您难不成还想一个人就这么过了?您要是不喜欢成国公,那便学了外祖母,身边有几个人陪着打发时间也是好的。”

  这话像个什么样子,晋安郡主当即瞪了裴蓁一眼,脸色一沉,面有薄怒道:“你在说我可就走了。”

  裴蓁抿嘴一笑,摇了摇晋安郡主的胳膊,软声道:“不说了,不说了,您别恼,我就是瞧着成国公也颇为有心,觉得您错过了有些可惜罢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古穿今之网红日常金闺小娘子侯门娇(作者桃小妖儿)未来之霸气小吃货我的竹马是佞臣网红有个红包群撩神[快穿]古穿今之宫女大姐的逆袭夭夭妖妃网红圈学霸

琼瑶小说 | 琼瑶作品集 | 琼瑶小说全集

琼瑶|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