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娇(作者桃小妖儿)|第63节

推荐阅读:、心有林希梦里花落知多少八块八高冷总裁带回家我的房东是千年女鬼假如你心里有一个微小的我阴魂人宠入心扉我的高冷冥夫我的经纪人良心不会痛倾城王妃狠嚣张无上兵锋莺莺一品保镖韩娱之梦早安霸道老公忍者招募大师望族风流真正男子汉年年有今日七零之就宠你
  孟瑾瑜看着明玉,认真说道:“这么大的事,你都不和我,不和明侯商量一下,就孤身前来,你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

  “我自然知道有危险,”明玉说道,“正因如此,我才没让四嫂也一起过来。”明玉稍稍一猜,便知道徐昭蓉到底是对她放心不下,这才让孟瑾瑜前来的。

  “可是,四哥和皇上,他们现在生死未卜,我始终放心不下。”说起明睿,明玉再也忍不住流下泪来,“从小到大,四哥一直待我最好,他去了北疆那么久,又遭逢劫难,我又怎么不管他的生死呢?”

  明家子女虽多,可与明玉交心的,除了明玫,便只有明睿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四哥,其实要比明玫还要更贴心些。

  若是时光可以倒流,明玉甚至生出过这样的念头,若是当初她答应了赵云彻的心意,那么他也许就不会远征北疆,明睿也就不会流落异乡,不知生死了。

  孟瑾瑜怎会不知明玉的心思,她要做的事,他都知道。她想要承担的责任、想要还的恩情,他也都知道。

  “小玉,我同你一起进去。”孟瑾瑜拉着明玉,“你要做的事,我不会拦你,但刀山火海,我却断不会让你一人独去!”

☆、第108章 烽烟起

  北疆人从遥遥大漠一直到这里,其实已是极为疲累了, 再加之要时时准备着与大楚一触即发的战事, 是以他们的营地里,巡逻守卫并不算很严,只有赵云彻和明睿的那间帐子, 才多了一些看守的人。

  要想抓个小兵换上他的衣服, 对明玉和孟瑾瑜二人而言, 不算难事。只是要进赵云彻的营帐却等了好些个功夫, 须得等到士兵换班的时候,才好下手。

  二人挑了一对守卫兵中走在最末的两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们拖到了偏僻处,迅速换上了北疆兵的衣服又跟在了队伍后面。

  明玉运气不错,轮到了将晚饭送进营帐的差事。接过饭菜的时候,明玉心中虽有些忐忑,但一想到很快就能见到离别许久的四哥时,一双捧着饭托的手竟忍不住轻轻颤了起来。

  孟瑾瑜看出了明玉的心情起伏, 轻轻拍了拍她的肩。明玉轻呼了一个气, 走进了营帐中。

  那个她识得的赵云彻早已不是原来的模样,天子的傲气被磨得一丝不剩, 唯剩下的仅是那一点皇族的尊严。他闭目坐在营帐的一角,面色沉静如水,看不出一点波澜。他既不是明玉初识时的那个意气少年,也不是登上帝位之后的那个霸道君主。此时此刻的他,形销骨立, 看起来倒像是个看破红尘,无心生死的道人了。

  她没法想象,到底是怎样的遭遇才令他变成的这样。

  明睿坐在营帐的另一个角落,头倚着柱子,正在休息。她那个风流潇洒的四哥,怎么会变成如今这样?明府的那个贵公子,此时看去,蓬头垢面,一张脸上布满了沧桑。明玉看着他的样子,想起从前,他总是笑着说:“走,九妹,四哥给你看些新鲜玩意儿去!”明玉再也止不住,流下了两行清泪来。

  她并不能在里边耽搁太久,明玉将饭菜放在了桌上,咳了一声,故意粗着嗓子说道:“咳咳……饭菜送来了,快些吃吧。”

  二人大概已经习惯了,都仍是闭着眼,既不回答,也没有丝毫准备吃饭的样子。

  明玉走近明睿,一边推他,一边仍粗声喝道:“大汗精心准备的饭菜,难道你们竟不打算吃吗?”

  明睿被她推了一推,睁开眼睛,正想骂上几句,可一睁眼却觉眼前这小兵的模样格外熟悉,不由愣住了。

  明玉蹲下身子,小声说道:“四哥,是我,我是小玉啊!”

  “小玉……”明玉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悄悄说道,“四哥,你别说话,你且只听我说。今日看到你们没事,我总算是放心了。你和皇上一定要好好活着,大楚兵士一定会救你们出去的。”

  明玉还想再说几句,外面守门的士兵却有些起了疑心,大声道:“怎么还不出来,他们要是不肯吃,一会儿咱们便去禀告将军便是!”

  明玉听了,不敢再逗留,回道:“来了,来了!”再不舍,也只能匆匆走了出去。

  对赵云彻来说,到了眼下这个时候,心中早已了无牵挂,只是听到明睿悄悄告诉他明玉来过的事,心中却仍是久久不能平静。

  好好活着……赵云彻苦笑着,若是当初他不去争这皇位,若是当初他就呆在云水镇不回京城,也许真的是能好好活着吧。

  不过那日之后,赵云彻算是开始吃东西了,虽他什么都没说,可是看起来,前几日萌出的死意暂且已是没有了。

  几日之后,北疆人开始攻城。朝中一片沸腾,要知道当初为了征战,已是消耗了不少的兵力,如今以城中兵力抗击,实在没有胜算,不过好在北疆人长途跋涉而来,也消耗了不少体力,虽声势浩大些,但孟瑾瑜觉得此仗还是可以一打的。

  城外喧嚣声起,城内的代皇帝赵云翔也是如坐针毡。他看着座下的孟瑾瑜和明侯,皱眉问道:“孟卿,你可想好了迎敌之法?”

  孟瑾瑜胸有成竹,回道:“北疆人如今正是疲累之时,他们长途到此,还未好好休整,就与我们开战,我想他们也没有必胜的把握。我打算率城中一部分的御林军与西直门出,正面迎敌,再请昭然兄率部分青林军从侧翼包抄。”

  明侯听罢,点了点头,说道:“贤侄的法子不错,青林军擅弓箭,从侧翼包抄,正好以西山为屏障,进攻北疆军队。只是……”明言正顿了顿,颇有些为难的说,“法子是好,可别忘了,皇上还在他们营中,怕就怕北疆人又故技重施,将皇上作为人质,到时,我们到底是与敌相搏还是投鼠忌器,束手束脚,只能放下武器投降?”

  这个难题的确是这一仗最大的顾忌,若是处处都要顾虑到赵云彻,这一仗根本就没法打。赵云翔思索再三,说道:“贼人已到了家门口,如今最紧要的便是驱逐这群北疆蛮子,若是被他们破城而入,大楚的世代基业也将不保,国将不国,又何来什么天子?”

  这番话说的的确没错,在这样的情势下,众人也再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孟瑾瑜领了君命,率兵出征。

  城门开,兵戈出。

  孟瑾瑜骑上战马,手持利剑。他本是文臣,可一腔热血却让他走上战场,西方的天空,残阳如血,他的眼前只看见前方的漫漫尘土。他不由想起故去的父亲,少年时,一次次的,他都在远处望着父亲率领白羽军出征,而现在,他终于也要接过这保家卫国的使命了。

  “出发!”

  北疆人并没想到大楚的军队会主动出击,更没想到这一仗会结束得如此之快。孟瑾瑜排兵布阵十分巧妙,他率着一千将士在西山土坡附近与北疆得一小股先锋兵周旋,将他们耍得团团转。孟瑾瑜见北疆后续得援兵一到,便佯装不敌,调头撤退。北疆人自是趁胜追击,孟瑾瑜便将他们大部队引到了西山石谷中去,北疆人不知有诈,刚入石谷,周遭得箭雨便落了下来。这石谷左右都有山作为屏障,前方是孟瑾瑜得御林军,后面又被徐昭然带兵截断,也没有了退路,三千多北疆兵就此不敌,大多便倒在了山谷之中。

  铎力可汗听到这个消息,又惊又气,他本是想派兵探探大楚得虚实,却没想这一小股兵会全军覆没,不由怒气丛生,忙问:“领兵之人是谁?”

  前方的探子见大汗生气,战战兢兢地回道:“听说……叫孟瑾瑜。”

  “孟瑾瑜……”铎力在脑中思索,似乎并未听说过大楚有这样一名将军,他疑惑地看着一旁的赵云彻,却见赵云彻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铎力愠怒道。

  赵云彻停下了笑声,轻蔑地看着铎力,说道:“孟瑾瑜不过是我大楚一届文臣罢了,却没想到让大汗害怕了。”

  “文臣?怎么可能!”铎力狠狠拍了一下桌子,“赵云彻,你休要胡说,一届文臣怎么可能带兵带得如此之好?”

  赵云彻转过头去不想搭理他,倒是明睿说道:“哼,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大楚能征善战之人本就多得很,大汗既到了我大楚的地界,不妨好好见识见识。”

  铎力没空和他打嘴仗,这第一仗就溃败,容易军心不稳,此时他必须要快些想出进攻的方案,他需要一场胜仗来稳住这些长途跋涉的北疆兵士的心。

  赵云彻暗暗舒了一口气,从前只知孟瑾瑜博学多才,文治武功都有所长,但他从未领兵打过仗。此一仗,不过三四个时辰,但却让大楚旗开得胜,也算是扬眉吐气,鼓舞了士气。毕竟他的父亲是曾经威震四海的孟良栋啊!

  对孟瑾瑜来说,这一仗虽然赢了,但他亲自上阵才知道北疆人的善战不是吹嘘的,他们体力强,上了战场又个个勇武,要不是实现制定好了对策,他和徐昭然配合默契,这一仗也不会赢得那么轻松。只是,虽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可接下来的硬仗,想来却是难打了。

  孟瑾瑜率兵回城,手下的副将清点人数,又请军医给负伤的将士包扎治疗。徐昭然一脸喜色,下了马便奔过来说道:“孟兄,真是好计策,这一回可多亏了你出了这样的主意,这一仗,赢得痛快!”

  孟瑾瑜的脸色却仍显凝重,他拍拍徐昭然的肩头说道:“昭然兄,辛苦了,好好回去休息吧,这仗一开始打,还不知何时会结束呢。”

  是啊,狼烟一起,战火纷飞,今日不过是个开端,后面的血雨腥风还在等着他们呢。

  孟瑾瑜脱下铠甲,刚要离开,却听他的副将喊道:“玉姑娘,怎么是你?!”

  孟瑾瑜一怔,赶忙跑过去,却见在一群伤兵中,有一个穿着铠甲,满脸尘土的士兵正在让军医给她包扎受了伤的手臂,那士兵睫翅微垂,不是明玉又是谁?

  “小玉,你怎么会在这里?”孟瑾瑜瞧着她流血的伤口又是生气又是心疼。

  明玉本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在这里,却没想被逮个正着,只得喃喃道:“我只不过是想同你一起上战场罢了,一点小伤,不碍事的。”

  孟瑾瑜拉过她的手臂,看着血迹渗透过白色的绑带,心中一抽,连声音也大了起来:“这叫不碍事的?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要我怎么和明侯交代?”话音刚落,不由分说便抱起明玉,朝明府走去。

☆、第109章 守城

  虽一战失利,但北疆人却并未罢休。他们休养了几日, 重新整顿军力, 这一回北疆的主力军倾巢而出,也算是铎力的背水一战了。

  若再打不进京城,便只有溃败。那么所有的一切都化为乌有。

  孟瑾瑜自然知道情势危急, 若是大家众志成城, 倒未必不可一搏。可是现在京城之中却是人心惶惶, 特别有一些人, 身居要职,吃着皇粮奉禄。可在这样的情形下,却变成了逃跑派,竟至国家危难于不顾,卷了铺盖,弃了官职,带了全家老小,往南边逃走了。

  太后震怒, 可当下连自身都难保, 还哪有余力去顾及这些个小人呢!

  明玫倒已不再总是躲在房里抹泪了,过了最担忧伤心的那段时日, 如今她倒是振作了起来,时常会拿出些自己的体己私房变卖了,换些吃的、用的,派人送到军营去。她还命宫中女眷一起动手给抗敌将士织补衣物、被褥。整个人看起来倒是精神了不少。

  可是虽胜了一仗,但孟瑾瑜看完兵部的简报, 心中却更是忧虑。现在的京城可以说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烂摊子了。自打赵云彻被俘之后,为了赎人、外交,已经花费了不少钱,再加上打起了仗,国库已是捉襟见肘。士兵所剩不过十来万,还有一些是老弱病残,真拉出去硬碰硬地打仗,怕是根本没有胜的可能。

  孟瑾瑜思索再三,又前往明府同明侯商议,都觉得此战不可硬战,国家的存亡也就在此一战了,由于兵力不够,就让代理皇帝赵云翔下诏,将全国各地可用的兵力都调集过来,共御外敌。同时再启用一支突击队,想法子将赵云彻救回。

  二十五天之后,北疆人发起了一次强攻。站在城门墙头向远处望去,浩浩荡荡的军队直压而来。

  说不紧张,那是假的。孟瑾瑜看着大军压境,深吸了一口气。命所有军事将领集中议事厅。

  大家都是带过兵打过仗的人,可面对如此强敌,此时大家的意见又都不统一了。有的说,咱们现在城里这样的情况,就算到了一部分援军,但硬战无疑送死,倒不如坚壁清野,和北疆人耗时间,他们毕竟是行了那么远的路作战,食物储备未必跟得上,耗到底,说不定他们也就被拖垮了。可还有一部分人却不这么认为,若是闭城不战,倒像是真怕了他们一般,反倒使得那些北疆人气焰更加嚣张!

  孟瑾瑜沉默了一会儿,厉声下令:“大军全部开出九门之外,列阵迎敌!

  争吵停止了,所有人看着孟瑾瑜,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就连徐昭然也忍不住说:“瑾瑜兄,你是知道我们的兵力的,如此迎战,不是送死吗?”

  “还未战,怎知就会输?”孟瑾瑜转头看向徐昭然,眼神异常沉稳坚定。随即他又转头看向其余众人,“京城守军,再加上各地援军,如今算来我们大概共有十八万军力。北疆人气焰嚣张,咄咄逼人,拿着皇上要挟我们、侮辱我们,我们又怎可做缩头乌龟?!”

  孟瑾瑜的话铿锵有力,一些刚才说着闭城不战的人,不由羞愧地低下了头。

  他接着下令:

  “众将军听令,立刻率兵迎敌!安庆门,周平!东直门,徐昭然!朝天门,容进!西直门,徐发!正阳门,黄九安!崇安门,李平旺!宣照门,夏侯刚!连御门,顾节!”

  说完后,他顿了一顿,哑着嗓子说出了最后一道门,也是最重要地一道门:“南庆门,孟瑾瑜!”

  “瑾瑜!”徐昭然失声喊道。南庆门正对着北疆大军,最重要,也最危险。孟瑾瑜若是率兵从南庆门出去迎敌,怕是凶多吉少,他这样做,是真的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孟瑾瑜止住了徐昭然后面的话,继续说道:“此一战事关国家社稷,凡有不参战抑或是临阵逃脱者,立斩!九门一开,大军出后,立刻紧闭城门,没有号令,任何人不得开门!违令者……”孟瑾瑜咬了咬牙,可神色却是清明,“斩!”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这一刻,孟瑾瑜想到了父亲,想到了少年时父亲对他的那些谆谆教诲,想到了父亲出征时,他和母亲送他远行的背影……那时候他只觉得自己的父亲是个大将军,多么威风,多么了不起!而直到今天,他才明白,原来每一次的披挂上阵,都是一场生死未卜……

  南庆门外,孟瑾瑜率了三万人马即将出城。

  “瑾瑜师傅!”

  明玉从人群后方冲过来喊道。之前的伤还没好全,明玉的脸色看起来仍有些苍白。

  孟瑾瑜见她这样不由又气又急,说道:“小玉,今日无论如何,你也不准再胡闹了!”

  明玉在家养伤,可心中却一直牵挂着孟瑾瑜。知道马上要正式开战了,她顾不得自己身体,怎么都要来看看孟瑾瑜。刚才遇见过徐昭然,已是听他说了孟瑾瑜下的命令,心中不由焦急,便直冲到了南庆门这里。

  “小玉,快回去!”见她站着,眼中噙泪,可眼下情形又是刻不容缓,此时孟瑾瑜也顾不得,怒道:“难不成要我差人将你绑回明侯府吗?”

  明玉吸了吸鼻子,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单腿跪地,掷地有声地说道:“将军放心,我绝不是胡闹。将军曾与我说过,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虽是小女子,可如今国家遇敌,我也该尽一份绵薄之力。小女曾蒙将军教授箭术,若将军准许,请将我在城头安排一个弓箭手的位置!”

  孟瑾瑜看着明玉,心中不由一阵汹涌。她的心思他懂,她要共进退的不止是他,还有整个大楚!

  孟瑾瑜沉声道:“明玉听令!”

  “在!”

  “驻守南庆门城头,听弓箭手号令!”

  “得令!”

  孟瑾瑜说完,转身调转马头,带着三万将士出城迎敌!

  城门缓缓打开,外面是天崩地裂的声响。那一头战火纷起,硝烟滚滚。所有的人面色沉着,眼神坚毅。明玉看着孟瑾瑜远去的背影,微微笑了,笑中又含着一滴滚烫的泪……

  无论结局如何,至少此时,我们都在做应做的事。攻击杀敌,死而不弃,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民族大义吧。

  明玉拿起手中的弓箭,迅速奔向城楼,那里,她的嫂子、徐昭然的妹妹徐昭蓉正在等她,她也要与明玉一起抗击北疆蛮子!

  站到了城楼,明玉只觉得天低得快要压了下来,城墙那边得厮杀声此起彼伏。她看不见孟瑾瑜得身影,她也无暇再去寻找。她静了静心,沉下气来,挽弓搭箭,将锋利得箭矢身寸进那些想要进攻的敌人的胸膛里。

  厮杀声不绝于耳,几乎要震聋了她。手臂上的伤还没好,可此刻明玉却没有丝毫的感觉,疼痛感早已麻木,她目光灼灼,望着那些要侵入家园的人们。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古穿今之网红日常金闺小娘子未来之霸气小吃货我的竹马是佞臣网红有个红包群撩神[快穿]古穿今之宫女大姐的逆袭夭夭妖妃网红圈学霸第一神相[娱乐圈]

琼瑶小说 | 琼瑶作品集 | 琼瑶小说全集

琼瑶|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