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世界的术士|第1037章

推荐阅读:、独家婚宠腹黑总裁暖萌妻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巅峰高手末世公寓天骄无双[综]成精的美钞婚内燃情慕少宠妻甜蜜蜜死亡笔记似瘾烈途女神的私人医生婚不厌诈非和平崛起阴阳代理人校花的贴身护卫爱上纯纯女房客婚途以南盗墓笔记庶女逆袭霸道王爷错嫁妃浮光映人来[娱乐圈]
  /

  埃文森打算回地球了,这次出来已经小半年的时间了,远远超出了当初的预期。

  而且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还是加百列,自己的老干丈母娘。自己要是再不回去,那览计艾瑞达双子就和克蕾雅过上了。

  更有可能的是,那两个女恶魔会把自己的黑白相片都准备好,说不定追悼会都办完了,而且收的份子钱也不会分给自己。

  所以现在事情都了结的差不多了,得赶紧回去。不过在这之前,他还是要在山达尔短暂停留一下。

  这次和克里人签署的盟约文本,他需要交给希芙一份,顺便也道个别。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弗丽嘉曾允许自己在山达尔,划分一些不太过分的利益。埃文森打算趁这一次就敲定这个份额。

  “怎么样,希芙。在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行省之后,感觉如何?”埃文森带着笑意走进了希芙的临时办公室。

  话也净捡好听的说,毕竟自己是来要好处的,当然要先把人家哄高兴了,人在开心的时候通常就比较大方。

  可是他一进来就发现屋内气氛不对,希芙愁眉苦脸的坐在一张硕大的办公桌后面,阿尔菲希尔德则是坐在另一侧,脸色虽然算不上难看,但眉宇之间也挤满了忧愁。

  埃文森立刻就收敛起表情,也不说话,把盟约文本放在了希芙的案头,开始察言观色了起来。

  “你回来了。”希芙叹了一口气,简略的看了一下文件,抬起头来说道“比预计的时间晚了一些啊。”

  “嗯…”埃文森点了点头“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些特殊情况。”

  “哦。”希芙木纳的回应了一下,也不接着问了。

  可越是这个样子,埃文森心里就越没底,这个状态一会儿谈好处还能谈得拢吗?于是他试探的问道“是不是政务方面有什么麻烦?”问完他还宽慰道“你是第一次执掌一个行省,在政务方面也没有太充足的经验,会觉得有些困难也是正常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是也不是。”希芙听了之后却给了这么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我至今都还没有和新星军团正式交接,所以也没什么政务处理。”

  “嗯?”埃文森眉头一皱,现在山达尔的经济,因为货币疯狂贬值的原因,已经完全报废了,按理来说这就应该立刻进行政府交接,建立新的体系了。

  可是希芙却把这件事情还拖着,可见是真的遇到麻烦了。

  “需要我帮着参合参合吗?”埃文森说完这句话,见希芙眼睛一亮,于是他就大包大揽的说道“要真需要的话,希芙您但居禁中,外事且听俺老埃处置。”

  这也不是埃文森嫌自己清闲,非要给自己揽事不可。这主要是只要有工作,那就有支持工作的一定权力。有了权利之后,在缺乏监督的情况下,那自己就可以大肆的进行一些…喜闻乐见的事情。

  尤其是山达尔现在的局势还比较乱,那捞起来就更加容易了。

  “现在我们面对的问题,恐怕没有那么容易解决。”这个时候阿尔菲希尔德说话了“首先是…希芙总督这段时间受到了好几次刺杀。”

  “什么?”埃文森眉毛一挑“谁做的?”

  “一个号称救国军的反抗组织。”阿尔菲希尔德嘴角来起一丝嘲弄的笑意“他们的理念就是赶走我们,恢复山达尔独立自主的地位。”

  “这么快…”对于会有反抗组织的出现,埃文森丝毫都不感到惊讶。毕竟山达尔是一颗人口数量众多的星球,那么多人当中有几个胆儿大的有血性的,没什么值得奇怪的。

  可是这种事情需要发酵的时间,领导,组织,串联起来,这些都需要时间。

  而且这类的反抗组织,在刚刚组建起来的时候只能在边边角角做一些小动作而已。可这才多长时间,他们居然就有能力针对希芙发动多次刺杀。

  首先他们成建制的速度太快了,并且,还能够掌握希芙这位山达尔目前最高领导人的行踪,这可就显得蹊跷了。

  联想到这些,埃文森很轻易的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他们背后有人支持。而且那个人或者是那些人,在山达尔有很大的能量。”

  “没错。”阿尔菲希尔德显然也是这么认为的“从他们的武器装备上来看,要比新星军团大部分现役士兵的都要精良。这足以证明他拥有相当的财力和一定的地位。”

  “而且很有可能是你们身边的人。”埃文森补充道“能够多次掌握希芙的行踪,他对你们肯定很了解,至少你们身边有他的耳目。”

  “这一点…我不太好确定。”说到这里阿尔菲希尔德的脸色变得怪异了起来,然后又有些埋怨的语气咬牙说道“这全都怪有些人,做事太不稳重了。”

  希芙听到这句话,耳朵根都红了,瞬间深深地低下了头。

  “说的就是你,知道低头就好!”阿尔菲希尔德得理不饶人,掐着腰对着希芙数落了起来“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身为行省总督,居然孤身一人跑到民间的小酒馆里面痛饮狂欢!”

  “你能相信吗?!她第一次受到刺杀的时候,她居然都没有察觉出来!”

  希芙现在虽然接受了弗丽嘉的新思潮,但是她在生活习惯上还是一个老派的阿斯加德人。

  酒,对她来说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东西,这一点无可厚非。而且,以她今天地位来说,不管是什么好酒,只要是山达尔上有,都能给她弄来,让她喝个够。

  可是让她像一位淑女一样,在书房里面端着一个杯子底的佳酿,一口一口的慢慢舔,这不是享受,这是受罪!

  她必须要在乱哄哄的酒馆里面,享受高涨的气氛,大口喝酒大口吃肉,那才叫做痛快。所以她的行踪,根本不用刺探调查,明眼人都知道。

  并且希芙在遭受第一次刺杀的时候,对方估计也是想要隐秘行动。所以悄悄的埋伏,悄悄的包围,然后悄悄的动手。

  结果喝的五迷三道的希芙,把这完全当成的酒馆斗殴了。她整个人瞬间就燃起来了,一手抄着凳子,一手拿着火腿,把那些刺客挨个开瓢了。

  “喝酒的事情…阿斯嘉德喝酒的事情…怎么能叫不稳重呢?”希芙低着头,活像一个一千八百岁的孩子一样,支支吾吾的解释道“我这是…与民同乐,对,我这是与民同乐,在民间树立我的良好形象!”

  希芙说的也是实话,确实是与民同乐,至少在接下来的时候,她被那些组织严密装备精良,拿着山达尔,甚至是宇宙之中都非常先进的能量抢械的刺客包围起来之后,她抽出长剑肆意砍杀,杀得血流满地人头滚滚。还要扭过头来对着地上的尸体吐一口痰,嘲弄的说道,不好意思先生们,时代变了!

  这个时候,她真的感到非常的快乐!

  阿尔菲希尔德狠狠的瞪了一眼,这位不争气的总督,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不过…他们的胆子可真大。”埃文森也是摇了摇头“阿斯加德女武神是什么样的存在,他们应该早就知道了。就算一开始不知道,在几波刺客全都团灭之后他们也该清楚了,居然还敢继续行动,我该说这是愚蠢吗?”

  “很显然。”阿尔菲希尔德眼睛一眯“这些事情表面上虽然是刺杀,但我认为本质上其实是恐吓。”

  “你先前的那条毒计,让山达尔的经济体系崩溃,这是让既得利益者,也就是原来的财阀无法接受的事情。虽然那条信息是以谣言的形式传播出去的,我们也一直发表反对声明,但只要是明眼人就能看出来,这是谁最希望出现的状况。”

  “所以他们派出刺客,或许没指望能够成功杀死希芙,但却是一种示意,表示他们绝不认同的态度,想要让我们改变主意。”

  改朝换代财阀可以不管,甚至可以热烈拥护新朝雅政,但是要动他们的蛋糕那是绝对不允许的,更何况这一次做得更绝,直接把桌子都掀了,他们要是能够接受就有鬼了。

  “现在我可以确定,哈哈…”埃文森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笑话一样,需要的是乐不可支“他们确实是愚蠢,非常的愚蠢。”

  “没错。”阿尔菲希尔德你也是笑着点头道“我问过新星至尊款,以前但凡是新星军团,想要推出新的经济政策,或者是改革货币的时候,他们都会使出类似的手段。或许是太好用了用顺手了,居然照搬过来对付我们,这真是何等的愚蠢啊!”

  阿斯嘉德和原山达尔政府本质上就不同。阿斯嘉德是封建王朝,威权政治。统治者想要做的事情,他们居然妄图以刺杀向要挟,而且人你还杀不了。这是对王朝权为最大的挑衅,简直是把脖子往刀口底下送啊。

  埃文森了解了大概情况之后,又觉得奇怪了“这不是太难办的事情?查清楚背后是谁,不太清楚也无所谓,刺杀总督等同弑君谋逆,家产充公,该诛几族诛几族好了。”

  “呵呵…”阿尔菲希尔德是笑而不语。倒是希芙这时候抬起了头来“他们还没到死的时候。”

  “哦?”埃文森眼珠子一转,事出反常必有妖“你在谋划什么?”

  “破坏一个东西永远比建设起来要容易。”阿尔菲希尔德背过身去高深莫测地说道“原有的经济体系被破坏了个干净,可该如何重建它呢?我和希芙一直拖着政府交接,愁的就是这方面的事情。”

  现在山达尔的情况,可比二战前夕经济大萧条时期惨多了。由于原有的货币沦为了废纸,中产阶级以下的家庭瞬间破产,富有家庭破产也只是时间问题。

  希芙去的酒馆里面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气氛会那么高涨,那只是他们在绝望的末日前的狂欢而已。

  现在的情况是坤厂停摆,所有人都在变卖一切,农民不愿意亏本把粮食运到城市,也没人组织去收购。他们在无力保存的情况下,只好把多余的农产品销毁。

  原新星军团的空军已经全军覆没,但陆军还有不少残余,但他们发不下去军饷,只能靠着原有的战备物资过活,时间一场他们成为乱兵的可能性很大。

  “破坏了太彻底了,以至于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抢救了。”阿尔菲希尔德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你当初出主意的时候,就没想着怎么恢复吗?”

  抱歉,术士是DPS,奶人不是我的活儿!而且我也不会给一个国家的经济体绑灵魂石啊。

  “现在许多人都已经到了挨饿的边缘,用不了多久恐怕就会有饿死人的情况出现了。到了那个时候,恐怕会出现大规模的暴动。”

  “强行镇压暴动不算什么难事,就算这颗星球上所有人都造反,我们也能够镇压。但真的出现那种场面,天后肯定会不悦,并且对我们的能力产生质疑。”说到这里阿尔菲希尔德不由的握紧了拳头“让天后失望,就是我最大的耻辱了。”

  “所以我们想了一个主意。”希芙这个时候站了起来,卖关子似的说道“一个很好的主意。”

  埃文森也很配合的问道“什么主意。”

  “山人治山,山人自救。”希芙揭晓了谜底“我们紧急成立了新星自救委员会,全部都由山达尔人组成,领头的就是那些刺杀我的财阀们。”

  “我们赋予了这个委员会极大的特权,包括征集物资,调配物资,分配物资,全都要经过这个委员会,其他的物资流通渠道将会被视为非法,他们有权利直接将物资截留。”

  埃文森从中嗅到了阴谋的气息“他们…应该是按照你们的预计进行工作的吧?”

  “没错。”阿尔菲希尔德阴险的笑道“那些财阀见我们不仅没有追究刺杀的事情,反而给了他们这么大的特权,所以认为是我们妥协了,也就敢放开手去做了。”

  “他们以近乎,不,完全就是抢劫的方式,无偿地抢走一切有用的东西。征集了好多建筑用作难民收容所,但里面塞满了行政人员,全都是和他们沾亲带故的人,唯独没有护工和难民。”

  “本应免费分配给难民的的物资,在他们的仓库里面堆成山,以近乎天价的价格在偷偷倒卖,类似的行为数不胜数。”

  “做的如此明目张胆?!”埃文森都惊讶了,就算是心眼儿被钱塞实了,也不至于这么不要命啊!

  “他们的账面非常的漂亮。”希芙笑道“他们以为我们这些带兵打仗的阿斯加德人都看不懂账本。确实如此,很多人的确看不懂。”

  “但我们这些有高级军职在身的人也看不懂?军资调配,粮饷发放等等,我们要是看不懂还怎么带兵啊?还怎么吃空饷…咳咳,后面这句当我没说。”

  “他们现在所做的一切,若是按照天后之法依法论罪的话,那当剥皮凌迟之刑,死后将骨灰埋入十字路口受万世踩踏!”

  “原来如此。”埃文森笑道“若是当初你以刺杀的罪名诛杀他们,那说不定他们就会成了反抗暴政的殉道者,但现在他们全都成了罪大恶极的贪污犯,如果是阔审的话,山达尔估计恨不得生喋其肉。”

  “而且,面对现在的困境,你们紧急成立了委员会,并且赋予了他们极大的特权,就没人能说你们不作为。”

  “他们横征暴敛抢劫来的物资,担下了所有的恶名,但最终,在他们遭到清算之后,这些物资都会落到你们的手中,一个巧取豪夺一个救苦救难,美名归于天后!”

  “最后的最后,你们甚至可以说引发货币贬值的那条谣言,就是他们散布的,为的就是出现今日的局面横征暴敛,民众的不满和仇恨,也全都转移到他们身上去了。”

  “不错,不错。”埃文森连连点头,对着阿尔菲希尔德赞赏道“能想出这些招数来,你可以做术士了!”

  “好好说话,你咋骂人啊!”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古穿今之网红日常金闺小娘子侯门娇(作者桃小妖儿)未来之霸气小吃货我的竹马是佞臣网红有个红包群撩神[快穿]古穿今之宫女大姐的逆袭夭夭妖妃网红圈学霸

琼瑶小说 | 琼瑶作品集 | 琼瑶小说全集

琼瑶|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