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赢江山|第116节

推荐阅读:、婚色迷人天师开直播了金闺玉堂豪门隐婚之闪来的娇妻阴间邮差纨绔邪皇权宠宝贝甜妻盛唐崛起英雄联盟之韩娱巨星独步山河此婚十分暖傲娇老婆带回家小军妻当自强甜牙齿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骸骨武士廿四明月夜魔头他总爱英雄救美那片蔚蓝色兵魂战记
  “我倒是追着看了,那谁演的女反派不错,沈莺儿对不对,老年妆很厉害了!借着夫家堂妹进宫当乳母的由头探望,然后下毒那场戏,看的我气的啊!好想跳进去两大耳刮子扇她!他爸的,小天使刚会喊父君,就被毒哑了……”

  “好命王爷命真的不错,见血封喉这个毒下去,到嗓子眼再给吐出来了,这都没死……”一个人街上,问短发女,“历史上真这么玄乎?”

  “差不多吧。”短发女说,“很虐的,穆王算是世祖老来得子,结果被藏了那么久的宿敌给毒了……唉,跟你们说个再虐点的,听吗?稷山步氏,穆王跟梅花的溯源。”

  “不想听,年纪大了,不敢听虐的。”

  短发女还是说了:“就是这穆王,步延昭,一辈子只说过三句话。都跟梅有关,《旧成史》上记载,莲华帝君去世前,步延昭开口说话了,趴在帝君耳边,说了一句:父君,窗外梅花开了。帝君回:那便替我照料吧。”

  “等等,哑巴能开口说话?”

  “所以应该是没有被毒哑。”短发女说,“我导师推测,可能是被毒了一次,有了心理阴影,不敢开口说话了,但他其实是能发声的,毕竟他妻子,那个一手建造出著名稷山穆王府的建筑大家,就是他拐到稷山去的,是用了一句话拐的。”

  一位男士好奇:“一句话?难道是……我是穆王,我很有钱也很清闲?”

  “不是。”短发女说,“野史有说,他好像说了一句,梅开之景,只我一人看未免太过寂寞,可否陪我同看?”

  “有点撩。”

  那位男士笑:“屁,可能还得看脸。”

  短发女笑着说,他妻子回的也挺好,他妻子回:“怎可只陪君同看一岁梅开?我愿陪你守岁岁梅开,年年赏此美景。”

  就如他的父母,千百年前,大成建国后第一个春天,大婚过后,牡丹花开。

  步莲华说:“还好有你,不然只我一人赏花,太过寂寞。”

  阿兰回:“那我就年年陪你,从此以后,你我就是一家,再不会让你寂寞。”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有番外。

  终于完结了。

  唉,松了口气。很多话想说,到嘴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下本见!

  第103章 番外 几位少年的情路

  萧成的储君, 这个十六岁的少年郎, 平日里在前朝听政还几分沉稳样子,然下了朝,私下里娘亲~娘亲,叫的一声比一声甜软。

  步莲华眼神不太好, 看东西难免吃力,用久了眼睛会不舒服,有时就陪在阿兰身边, 闭眼睛歇神, 怀里团一团猫, 喵喵叫着,让他搔下巴。等儿子叫着娘亲进来,嘴里含了糖,比他怀里的猫儿还乖软,步莲华闭着眼,嘴角不受控的微抽。

  他越露出这样的表情, 储君叫的就越来劲,若不是身量高, 早扎进阿兰怀里, 撒娇打滚了。

  他小的时候, 阿兰还喜欢他来蹭,但就像小猫小鸡小家雀这些一样,小时候看起来柔软可爱毛发蓬松,小巧一只, 长大后,就变得硬邦邦的,怀里蹭着也不舒服,顺毛都不软和。

  于是,储君长大了以后,阿兰是非常不希望他来自己怀里蹭的,尤其他这些年开始冒胡子,声音也变了,半点都没小时候可爱。

  阿兰出声:“阿耀,站远些,这么大的人了,站有站相,不要再做些小孩子家的动作了……”

  “小昭呢?”

  “观秋亭,佩族的族长来了,跟江开一起教他说话。”

  年初,刚满两岁的二皇子遭南朝旧遗毒手,被毒哑了喉咙,再不会说话。新春之际,皇帝震怒,下了三道诛九族令,连带着那个私下里带南朝旧遗入宫炫耀她得势的储君奶娘,也被灭了族。

  之后,顺理成章的,皇帝着手开始清扫当年遗留下来的南朝旧人,贺然坐镇暗门,但凡和南朝皇室、南都旧臣们有瓜葛的,只要能被拽出来,全被定了罪,风波持续了好几个月,这才刚歇。

  储君阴了脸,阿兰见了,安慰道:“昭儿命格太满,过满则亏,这次有惊无险,也算煞一煞他这个过好的命格……”

  储君嘴上说是,心里却接受不了,好一会儿才缓回来,转了话头,问起别的来:“红枣哥哥又来了?还是那点□□想不开,跑来跟父君诉苦?”

  步莲华短促笑了一声,似无奈,轻轻摇了摇头。

  江开性格像极了他亲娘,情路上却走得不如亲娘顺,就喜不走寻常路。

  起初,他看上了苏微雨,满心欢喜献殷勤,微雨却不能接受。

  “不要。”微雨冷脸拒绝,江开偏要问个原因,问的急了,微雨说,“因为我看到你,满脑子都是你穿开裆裤满地乱滚,挂着鼻涕跟在我身后要糖吃的小屁孩模样。”

  哦,说白了就是,在微雨眼中,江开永远是个孩子。

  江开情窦初开就受挫,转头找他二爹诉苦。

  苏北湘当爹当出了名,不管谁家的孩子,见他都叫一声二爹,江开也不例外。

  江开诉苦,苏北湘这个眼里只有金子孩子的人,从不知情滋味,也没法给他开导,只好给他做饭吃。

  苏北湘做的饭好吃,江开就总在月黑风高之时,飘到苏宅的小厨房找他喝小酒,然后看上了做饭随爹,手艺一流的苏明昭。

  江开眼睛一亮,这就要给苏明昭表白心意,苏明昭一个铲子下来,甩来一句话:“我只喜欢吃,不喜欢男人。”她的确如苏老头儿所言,人不傻,小时候结结巴巴连二爹都叫不利索,长大后说话顺溜了,言简意赅掷地有声。

  江开又去跟楼念喝闷酒,说起□□,楼念说:“你把二爹家的都招惹了,小心二爹在你碗里加辣。”

  江开说:“没呢,不是还有个苏岳我还没招惹的吗?”

  “哥哥要去招惹吗?”楼念比江开小两岁,自小就知道家中亲爹喜欢万将军的那些旧事,把江开当亲哥看,一口一个哥哥叫的无比自然。

  “不不……”江开说,“她太认真的,我不敢。”

  苏岳书读的好,性子沉稳,刚满二十岁就进了万卷阁,立志修史,平日里见到,不咸不淡跟人打招呼,两弯烟眉中间总蹙着淡淡愁。

  “那就好。”楼念松了口气,说,“哥哥可千万别去招惹岳姐,不然以后见了称弟妹,多尴尬!”

  江开绕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喷出口中酒,风流少年瞪着两只杏眼,下巴差点掉地。

  楼念风轻云淡道:“对,不错,哥哥猜得没错,要跟岳姐成婚的,是我。”

  接连遭受打击的江开入宫找舅舅诉苦,舅舅挠着猫,只嗯一声,说知道了。

  江开忍不住,问他:“知道什么?舅舅,我要是跟二爹一样,这辈子都找不到陪伴在身边的姑娘……可怎么办?”

  步莲华笑:“你二爹过的也不错。”

  “可我不是二爹啊,我想找个伴儿。”

  “不急。”步莲华说,“总会有的。”

  然而多年后,江开还没有找到那个可以相伴一生的姑娘,比他小四岁的储君却先找到了。

  “红枣哥,昨天的聚贤楼盛会上,那个说凉州新政不好的姑娘你有印象吗?!”

  江开:“有理有据,说得有几分道理。怎么?”

  储君直白道:“怦然心动。”

  储君十七岁那年的五月初五,效仿当年萧宛的聚贤令,大成办了聚贤楼盛会,广开言论,议政无罪,一位身着布衣,大眼圆脸的少女登上台,列出数十条凉州新政无效之处。

  众人皆惊叹这少女大胆,担忧她会不会触怒皇帝,唯有储君双眼放光,乐开了花,恨不得替她鼓掌。

  阿兰一个转眼,瞧见了,抱着小儿子笑出了声。

  小儿子扭头朝下方辩论台看去,看了看布衣少女,又看了看身边仿佛要乐开花的哥哥,双眉一弯,一双酷似父亲的眼,浸满了笑。

  两年后,佩族新族长入京贺新年,梳着两条大辫子,穿着狼皮的姑娘喝高了,出殿门撞到了江开,小昭瞧见了,一下子就笑了出来。

  刚刚立了妃的储君看到后,抚掌大笑:“好!看来红枣哥哥的春天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三个哟,注意查收~

本书由 执手温酒 整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古穿今之网红日常金闺小娘子侯门娇(作者桃小妖儿)未来之霸气小吃货我的竹马是佞臣网红有个红包群撩神[快穿]古穿今之宫女大姐的逆袭夭夭妖妃网红圈学霸

琼瑶小说 | 琼瑶作品集 | 琼瑶小说全集

琼瑶|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