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竹马是佞臣|第172节

推荐阅读:、老公每天都要哄假戏真做顾先生求别撩小道士笔记人皮面膜另类神棍和大魔王青梅竹马的日子霸道总裁幸孕娇妻宠上瘾都市之国术无双声优的妻子才不可能是腐女子呢最佳宠溺奖(娱乐圈)老公每天都觉得我在出轨燃情蜜爱总裁独宠重生妻一念之间咫尺天堂双世宠妃原著爷我等你休妻我见卿卿多妩媚一念飞仙道神宠婚来袭出魂记
  殷俪知的宫殿依旧是繁华的,繁华的有点叫人想不透,明明是一个母祖尽灭的失宠妃子,如何还能住在这般富贵的地方。

  如齐嘉烨所想,殷俪知果然是早早的便起了,而后双目无神的望着窗外发呆。让周围人退下了,看着她半晌方道:“小知,你究竟要怎样才肯原谅朕?”

  殷俪知面无表情的脸上,终是有了别样的神色,是深深的嘲讽:

  “陛下当初诛我殷家九族,眼睁睁看着沈暮雨害死我的孩子之时,可有想过原谅二字?

  你能想到将沈暮雨的孩子你对外称是冷家女生的双胞胎,为何想不到将我的孩子换个法子保下?她的孩子活的好好的,我的孩子却死了...

  陛下,你拿什么来求我原谅?”

  陛下,你拿什么来求我原谅?

  这一句话,叫齐嘉烨未说出口的话再说不出来,原本想搭在殷俪知肩上的手,也僵硬着缩了回来。

  “你果真,便打算这般同朕置气一辈子了么?小知,你应当知道的啊,朕只有你了...”

  是了,他只有殷俪知了,身边之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去了,能信的人,只有殷俪知了。

  最宠爱的沈暮雨背叛了他,最忠心的冷世欢抛弃了他,唯一没有背叛的冬儿。却早早的离开了他。他身边,可不就生下殷俪知了么。

  殷俪知不曾回应他,给他的仍旧是那绝情的背影,半点儿不想多搭理。齐嘉烨想了想,道:

  “你巴结讨好了朕上半辈子,下半辈子,换朕来迁就你罢。”

  又处理了是一日枯燥而乏味的政务,齐嘉烨慢吞吞踱步到了冷世欢生前所在的宫里,那株琼花依旧很茂盛,冷嫣堇正做普通宫人打扮在伺候着它。

  见了齐嘉烨,也只规规矩矩的行礼,而后便退至一旁,冷不丁听见齐嘉烨问道:“做宫妃好,还是做宫女好?”

  冷嫣堇不曾回答,也不晓得如何回答,只默不作声跪下了。齐嘉烨想得什么,哑然失笑:

  “秦相一派都纷纷上奏,劝朕立楚之为太子,朕晓得,这是秦岳的意思。可朕打算从了,不论谁是太子,到底是朕的儿子,他不姓秦。

  你说,你肚子里爬出来的孩子要当太子了,你能不能沾光拜托了这打扫宫娥的身份?”

  显然的,不能。世人眼里,冷嫣堇早死了,同她姐姐一道死了。如今来伺候她姐姐旧时住处,不过是想折磨她罢了。

  “陛下,便是再来一次,我依旧会毫不犹豫的帮着她们送我姐姐出去给人害。她得到的已经太多了,我却什么都没有,到底,我失去的也不会比她更多了。

  是以,我不后悔,便是如今日子再煎熬,那也是我自己走的。那么陛下呢?陛下想清楚了不曾?

  究竟是那生了敏敏公主的沈暮雨重要?还是陛下亲自灭了母祖的殷娘娘重要?又或者,是我那从不曾真正得过圣宠的姐姐才重要?”

  说这话,冷嫣堇是存了死意的,楚之终是要登上那九五至尊的位子的,她也没什么好遗憾的。欠了冷世欢的,便待她到地底下偿还罢。

  齐嘉烨看着她,笑得有些邪魅:“

  都不是,可惜,你永远都猜不到。说来,摄政王先时娶的那两个夫人,如今帮着宫里倒夜香,你可想去试试?”

  说罢了,笑得意味深长的离去,背影潇洒至极。冷嫣堇尚未想明白,便听得楚之的声音再身后响起:

  “我说,敏敏既是同我一母同胞,长相为何一点儿都不像。原来,真相竟是如此。

  你不是说,我娘的死你自始至终不曾掺和过么?却不知,你竟是一直再骗我。”

  冷嫣堇的脸霎时苍白起来,哆哆嗦嗦转身看着楚之,这个自出生便不在身旁的儿子,如今将她视为仇人,叫着别人娘:

  “陛下他是故意的...他见不得我好,是以便想叫你折磨我,楚之...我才是你娘,她却生生抢了你,你要我如何不恨?”

  想要长篇大论的解释,楚之却不想给她机会:

  “你曾有机会做一个好母亲,可是你没有,你满心满眼想的是如何跟她争相父。我不蠢,我明白她要将我养活躲过了多上明枪暗箭,这些,你办得到么?

  我便要当太子了,你应该替我欢喜才是,哭丧着脸做什么呢?你想想,父皇百年之后我做主了,可是该好生照顾照顾秦侍郎秦邦和外祖父?”

  说到此处,冷嫣堇膝盖发软跌倒在地,楚之掏出手帕擦了擦衣裳,仿佛在擦什么脏东西:

  “相父终归是太仁慈了,单单是精神上的折磨,如何能叫外祖父与他那些伤害我娘的师兄们知晓什么是痛呢。”

  说罢,也跟着齐嘉烨的方向去了,齐嘉烨却是在凉亭中等着他。父子两谁也没说话,只楚之行了礼便退去一旁,等着齐嘉烨发话。

  明明是父子,却是比陌生人都不如的,相顾无言许久,楚之终是什么都不曾说,而后退下了。

  病中的齐嘉烨,终究是拧不过朝堂上的那一群人,将楚之立为了太子:

  “若不是朕晓得你的的确确是朕的儿子,朕当真要怀疑秦骛费尽心思将你推上这个位子的目的。”

  齐嘉烨的声音带了浓浓的疲倦,楚之面上半点起伏都不曾有,学了一副秦岳那云淡风轻的模样,似是眼前这病人不是自己的父亲,只是一个陌生人。

  “相父养我那么些年,到底是有些情分的。父皇当初也忘了儿臣七年,那么父皇,您是如何狠得下心撇下儿臣独自面对那烽烟四起的皇城的?”

  心底,终究是有怨的。齐嘉烨似是半点不介意,只道:“朕这身子,是真的病了,还是下了毒?”

  楚之眼皮子轻轻抬了一下:“父皇应当晓得,儿臣没有那么蠢。”

  对此,齐嘉烨丝毫不曾质疑。他自是明白,秦岳的弟子,当然不会这么蠢:

  “宫中的琼花,开了吗?”

  齐嘉烨想了想,问了那么无厘头的一句,楚之仍淡淡道:“不曾。”

  齐嘉烨闻言,面色怅然的,想起了扬州的相府,他为她种的那些琼花,应是开了的罢?

  齐嘉烨挥手让楚之退下,仍旧只让年老的张庆礼伺候在一旁。

  兜兜转转,还是只有张庆礼陪在身旁,当初落魄之时是如此,后来天下在手之时是如此,如今病中,还是如此: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古穿今之网红日常金闺小娘子侯门娇(作者桃小妖儿)未来之霸气小吃货网红有个红包群撩神[快穿]古穿今之宫女大姐的逆袭夭夭妖妃网红圈学霸第一神相[娱乐圈]

琼瑶小说 | 琼瑶作品集 | 琼瑶小说全集

琼瑶|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