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夭妖妃|第49节

推荐阅读:、领主之兵伐天下喝下这杯酒再爱不回头寂寞寂寞就好禁地怪谭都市修真强少终极高手我的青春带点伤请叫我老祖宗最仙遊地球试炼场高冷老公的私宠撩火小娇妻(独家宠婚高冷老公呆萌妻)同桌的婚纱极品仙师异界那些事儿回炉再造1978她又软又甜恶魔总裁的小妻子重生异能女追妻路漫漫另类影后
  ☆、第 79 章 番外三

  药丸听闻江南水乡多美人美食,闲来无事便打算去游玩一番。

  三月的江南烟雨朦胧, 独坐茶楼品一杯清茶, 静赏风卷雨绵。茶楼底下传来姑娘娇柔的吴侬软语, 清清浅浅惹人心醉。药丸行至窗前, 江南出美人, 江南的男人亦是阴柔多情, 他觉得无趣,且膳食大多甜腻腻的, 正打算明日就离去, 此时往下一瞧, 便见底下正对着一把碧荷油纸伞, 伞下人儿若有所觉, 便抬头望来。

  药丸心跳加速,原来这世间绝色美人不只皇贵妃一人尔。女子十六七岁的年纪, 桃花面, 柳叶眉,明眸善睐, 云髻峨峨,瑰姿艳逸, 仪静体闲。若是这美人皮经他手加以药剂保存, 岂不比任由美人年华老去好?

  那女子只是稍稍看了一眼, 便莲步款款离开,药丸便结了茶钱跟随而去。

  陪着女子走了一刻钟,复见其走入一座三进的大宅子, 稍稍与人打听,得知这是镇上有名的富商人家,女子是为家中独女,因其父亲近两年病痛缠身,叔伯姑母便有心前来与她说媒,妄图博得她家中巨额财富。诉说着感叹道:“说来这姑娘也是个苦命,幼时丧母,如今风雨漂泊之际,也不知道她撑不撑得住。”

  然药丸并无同情心,反正她爹要死了,她也会被她家虎狼亲戚啃得连渣也不剩,他不过是让她免于面对往后的糟心事。

  是夜便寻摸至女子闺房,那女子甚是大胆,见他出现不但不惊慌反而笑意连连,药丸敛眉道:“我来取你的皮。”

  鸯鸯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大侠无缘无故便说要来取小女子皮,可是我父母曾经得罪过你?”

  药丸不耐与她言语,便执着明晃晃的钢刀行至她面前,逐一打量她裸露在外的肌肤,白皙无暇亦带着浅浅芳香,是为极品也。又围着她转了一圈,寻摸一个最佳下手位置。

  鸯鸯哭道:“大侠可否再容我几日?家父身体愈发的不行了,待我尽了孝,再任由你处置如何?不然我现在就划花这张皮。”青葱玉指握着一支金玉海棠簪对着自己脸蛋,眼里尽是决绝。

  药丸恻隐之心微动,百善以孝为先,女子品格还算不错,便是等待她些许时日也能够。

  主人还算热情,不假仆人手亲自下厨,且半个月不见重复。膳食不是甜腻腻的口味,比较适合他的清淡口味,但又分外下饭,味道极好。药丸便安心了住了下来。

  如此过了一个月,眼见美人他爹生命顽强,便是只一口气也能拖个十年八载,难道他要等这么久?干脆他一丸药送他一程好了。沿着回旋游廊踏入紫竹林,便要制一丸药出来,突闻美人在与人说话,貌似极其不愿的,复走进几步查看。

  只见有一个弱鸡阻挠美人离去,嘴里道:“鸯鸯,我是真心爱你的,绝不是那些图谋你家家产之流,你若是不信,我亦可入赘你家。”

  药丸闻言心生恼怒,他的美人皮岂能被臭男人污染?便肃着脸走出去道:“她是我的。”

  弱鸡闻言惊讶地指着两人道:“你,你……你养兔儿爷?”

  药丸脸色低沉得能渗出雷雨来,不再废话,掏出一粒药丸弹入他口中,瞥了一眼不守妇道的女子,大步流星离去。

  鸯鸯微笑跟上。

  午膳时,药丸见美人红着脸时不时偷看自己,不悦道:“再看就挖了你的眼。”

  鸯鸯委屈道:“是,妾身遵命。”

  妾身不应该是女子成婚后的自称?似看出了药丸疑惑,她解释道:“刚才官人说小女子是您的人,故而……”纤纤玉指纠缠着牡丹丝帕,那上头绣制的牡丹顷刻变了形,娇羞表露无遗。

  药丸暗自思量,这女子人美,又会做饭,这世间难得找出二者兼具的人儿,若是做个侍女还算不错。便改了心意,他道:“即如此,我便收了你。你打算卖多少钱?”

  鸯鸯暗自咬牙,复娇羞道:“全凭家父做主。”

  不就签个卖身契,要什么父亲做主?不过还是依言去到美人她爹住的院子,只见她爹躺在床上昏昏沉沉,人瘦的脱像。他随意看了一眼,便确定这人不过是得了顽疾,要治也容易,不过别人不求之事,他不会主动去做。

  给美人他爹扎了一针,待他醒来后道:“你家女儿值多少钱?”

  鸯鸯他爹名鹿洄,年少时辛劳过度挣下这一番家业,虽无儿子,女儿亦得他欢喜。妻子早逝,正当女儿议亲之时,他又常病不起,那些远方亲戚介绍的男儿,他一个也看不上眼,病痛之余又心病缠身。此时见床前这个后生一表人才、气度不凡,又听闻他有聘娶女儿之意,虽言语不得当,也只当他不懂,往后成亲他慢慢教便是。

  复笑着问了他家境情况,得知家境富裕,父母俱亡,白得了个便宜儿子的鹿老爹笑着道:“小女在老夫心中是无价之宝,但女大不中留。今日老夫也不要多的,礼金随你心意,衣料首饰、酒肉、面食和水果四包礼照着旁人办便可。”

  药丸有些纳闷,卖女儿不就是直接要银子,为何还要这些琐碎的事物?难道这是江南地区的习俗?故而微微颔首,转身离去置办。

  鹿老爹人逢喜事精神爽,又因药丸那一针扎通了血脉,便也能够起身走动,用心操持女儿婚事。

  亲自写喜帖宴请亲朋好友,又唤人去预定席面、戏班子,府里也重新粉刷一番,至于女儿嫁妆整个家都是她的,女婿无父无母,自当与他们住一处。

  故而等药丸置办好美人他爹的要求后,便见街上行人都向自己道喜,他心生不悦,这些人真是没有见过世面,买个丫鬟也要道喜?

  路上又遇见弱鸡,只见他浑身包裹得严实无比,脸上亦用巾帕捂着,只露出一双眼睛。药丸会认出他,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药丸的药效,必定让弱鸡长一身疙瘩。

  弱鸡凶狠道:“你若是敢负她,我必定把你大卸八块。”

  药丸冷哼一声,不屑离去。

  把东西交给美人她爹,问道:“咱们何时签字画押?我何时能带她走?”

  鹿老爹猜测他口中签字画押必定是婚书,带女儿走?女婿是嫌弃他,故而不想与他住一处?一时悲从中来,人老了就是惹人嫌!

  鸯鸯从旁劝道:“爹爹他是不会说话,他的意思是带女儿回家祭祖。”又凑到药丸耳边道:“官人,我爹人老糊涂了,你别介意。”

  鹿老爹见女儿能压制女婿,又喜开颜笑取出婚书让两人写上自己名字,因就这一个女儿,一时激动了些,便把着婚书不放,故而药丸只看到一张红艳艳的纸,没有看到婚书二字。目高于世,终究被世俗绊倒。

  又让府里绣娘加急赶制新人衣裳,洞房就安排在女儿闺房里,一切准备就绪,静待明日喜事到来。

  翌日药丸被仆人催促穿上大红衣裳,又骑马晃悠一番,如今再不知晓自己所作所为为何事,便真是痴傻。他是被那对父女给耍了。不过这做新郎官的感觉还真不错,鸯鸯那女人也还能够勉强入眼,便是换个身份生活也可以试试。

  牵着媳妇拜了高堂,入到洞房喝了交杯酒,美人一身红衣好看得紧,只是他为何脑袋晕晕?

  鸯鸯见他晕了,缓缓吐出一口气,复在他面上重重的掐了一把,要引你这个傲慢神医入局还真不容易。她自小虽被当作男儿养,却实在不是做生意的料,故而她爹病了这么些年,家底都被她败得差不多了,从小道消息得知有个神医进到镇上,便逐一排查,终将目光锁定在他身上,因听闻神医治病需需万金,故而只有牺牲自己去引他入局。如今他是她的人了,还不能医治他丈人?

  神医这人长得不错,且可以阻挡外头窥视不去的虎狼亲戚,倒是能够做一对名义上夫妻。

  翌日药丸醒后,得到媳妇温柔小意伺候,觉得其比之前更为用心,暗自颔首,还不错。

  心情一好,给鹿老爹扎了几针,开了方子调理。

  三个月后鹿老爹身体已经全然恢复,再无心操持生意场上的事情,他只想抱孙子。把药丸拉至一旁:“你们成亲都三个月了,鸯鸯肚子还没有动静,你自己是大夫,可是你不行?”

  药丸脸色一黑,这对奇葩父女也是够了!女儿日渐恢复本性,哪里是女子?明明就是个披着美人皮的男人!比他都还糙!他爹这么关心女儿女婿房事,如此不避讳直接言出不怕他弑岳父?

  他冷声道:“您女儿每日睡觉前把衣裳缝死,如何有动静?”

  鹿老爹老脸通红,忙向女婿告罪,复把女儿唤过来教训一番,责令明年必定要给他抱上外孙。

  鸯鸯每日面对个看似高冷实则痴呆的夫婿怎会不心动?然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便是要剥她的皮,这口气怎么咽下?复回到寝房笑道:“家中亏空甚多,夫君若是能帮忙回旋,鸯鸯必定如你所愿。”

  自此,药丸化作商场上的聚宝盆,你敢抢我生意?下药是小,不给治病乃大。

  一不小心便是家财万贯,一不小心便是儿女双全,一不小心便是一辈子。

  缘,妙不可言。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云深云浅处浇灌营养液。

大家看文愉快,下本再见。

撒花,么么哒……

本书由 taoyuan0123 整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古穿今之网红日常金闺小娘子侯门娇(作者桃小妖儿)未来之霸气小吃货我的竹马是佞臣网红有个红包群撩神[快穿]古穿今之宫女大姐的逆袭网红圈学霸第一神相[娱乐圈]

琼瑶小说 | 琼瑶作品集 | 琼瑶小说全集

琼瑶|网站地图